2017年 第3期往期专题

最高法对婚姻法解释“第24条”作出补充规定

离婚被负债问题屡屡出现,让《婚姻法》司法能释(二)的“二十四条”备受争议。不过,“离婚被负债”这种现象有可能被转变,最高人民法院28日公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的补充规定》,针对司法实践中出现的涉及夫妻共同债务的新问题和新情况,强调虚假债务、非法债务不受法律保护。

争议中的“二十四条”

婚姻法解释的“第二十四条”
 
  2003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出台“婚姻法司法解释(二)”,自2004年4月1日起施行。其中,第二十四条规定为:“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
 
  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对外所负的债务,第三人知道该约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财产清偿。
 
“第二十四条”的争议与困惑
 
  王锦兰离婚后不久,法院送传票的人登门造访了。她忽然成了欠人钱财的被告。
 
  她的父母是农民,不识字。看见法院的制服,他们还以为女儿犯了什么法。
 
  接到传票的王锦兰气愤地打电话质问前夫。前夫也不隐瞒,承认曾帮父亲向人借过300多万元。
 
  29岁的王锦兰并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又不知情,也没花他们借来的钱,官司一定赢啊。”她甚至没有出庭,把所有的事情交给了律师。
 
  判决书下来,她输了,需要共同负担债务。判决书上的一行字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
 
  这份司法解释自2004年4月1日起施行。“二十四条”字数不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
 
  现在王锦兰知道,这两句话意味着,如果配偶背着自己在外面打借条,纵然自己不知情,法律也可能因为夫妻关系而让她承担责任。
 
  直到进入一个叫做“二十四条公益群”的微信群里,王锦兰才发现,原来不光是自己,任何人都有可能遇上“二十四条”。
 
  相比之下,王锦兰觉得自己的遭遇悲惨和离奇程度,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温州一位法官使用“二十四条”宣判过他人后,自己却因“二十四条”败诉,搬进了800元月租的民房里;云南有位群友4个月没吃过一口肉,只能在晚上去菜市场挑剩下的菜叶;济南的一位小学老师寒暑假去小吃店打工赚钱,工作时会戴上帽子和口罩,害怕被人认出来;杭州一位群友,医保卡被查封,患了乳腺癌,只能借钱来做手术……
 
  群里与王锦兰同病相怜的,包括公务员、教师、记者、国企员工……他们的共同遭遇显而易见:因为“二十四条”而被动负债,官司缠身,工资账户被冻结,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负债从几万元到千万元不等。
 
  作为最早批评“二十四条”的法官之一,王礼仁对于“二十四条”的问题并不留情。他称“二十四条”为“癌症性”的,是“国家一级法律错误”。在王礼仁看来,作为司法解释的“二十四条”与《婚姻法》第四十一条是相对立或割裂的。法条中说:“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应当共同偿还。共同财产不足清偿的,或财产归各自所有的,由双方协议清偿;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王礼仁解释,在一方不愿偿还夫妻共同债务、债权人又不承担相应举证责任的情况下,这就导致“婚姻关系是个筐,任何债务往里装。”【详细

最高法对“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作出补充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28日公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的补充规定》,针对司法实践中出现的涉及夫妻共同债务的新问题和新情况,强调虚假债务、非法债务不受法律保护。
 
  根据这份补充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新增两款,分别规定:夫妻一方与第三人串通,虚构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夫妻一方在从事赌博、吸毒等违法犯罪活动中所负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同时下发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涉及夫妻债务案件有关问题的通知》,要求各级法院正确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对婚姻法司法解释(二)作出的补充规定,在家事审判工作中正确处理夫妻债务,依法保护夫妻双方和债权人合法权益,维护交易安全,推进和谐健康诚信经济社会建设。
 
  《通知》明确提出,未经审判程序,不得要求未举债的夫妻一方承担民事责任。在审理以夫妻一方名义举债的案件中,应当按照民诉法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原则上应当传唤夫妻双方本人和案件其他当事人本人到庭,庭审中应当要求有关当事人和证人签署保证书。未具名举债一方不能提供证据,但能够提供证据线索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当事人的申请进行调查取证。对伪造、隐藏、毁灭证据的要依法予以惩处。
 
  《通知》规定,债权人主张夫妻一方所负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的,人民法院应当结合案件的具体情况,根据相关法律规定,结合当事人之间关系及其到庭情况、借贷金额、债权凭证、款项交付、当事人的经济能力、当地或者当事人之间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当事人财产变动情况以及当事人陈述、证人证言等事实和因素,综合判断债务是否发生。
 
  《通知》强调,要防止违反法律和司法解释规定,仅凭借条、借据等债权凭证就认定存在债务的简单做法。在当事人举证基础上,要注意依职权查明举债一方作出有悖常理的自认的真实性。
 
  在区分合法债务和非法债务,对非法债务不予保护的基础上,该《通知》还明确提出,对债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夫妻一方举债用于赌博、吸毒等违法犯罪活动而向其出借款项,不予法律保护;对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举债后用于个人违法犯罪活动,举债人就该债务主张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的,不予支持。
 
  在相关案件执行工作方面,该通知提出,要树立生存权益高于债权的理念,对夫妻共同债务的执行涉及到夫妻双方的工资、住房等财产权益,甚至可能损害其基本生存权益的,应当保留夫妻双方及其所扶养家属的生活必需费用。执行夫妻名下住房时,应保障生活所必需的居住房屋,一般不得拍卖、变卖或抵债被执行人及其所扶养家属生活所必需的居住房屋。
 
  《通知》同时强调,在处理夫妻债务案件时要坚持法治和德治相结合的原则。要制裁夫妻一方与第三人串通伪造债务的虚假诉讼,对涉嫌虚假诉讼等犯罪的,特别是虚构债务的犯罪,应依法将犯罪的线索、材料移送侦查机关。
 
  最高人民法院有关负责人表示,最高人民法院将加大家事审判对下指导力度,就家事审判领域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统一裁判尺度。同时将积极配合相关立法工作,对婚姻家庭领域中的夫妻财产问题、夫妻债务等问题进行分析研判,更好指导各级人民法院依法妥善审理涉及夫妻债务案件。

最高人民法院有关负责人就“婚姻法司法解释(二)”有关问题答记者问

  最高人民法院28日公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的补充规定》(以下简称“司法解释(二)补充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涉及夫妻债务案件有关问题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最高人民法院有关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并就相关问题回答了记者提问。
 
  记者:一些社会公众对如何适用“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存在不同认识,请介绍第二十四条起草的情况。
 
  答:2003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出台“婚姻法司法解释(二)”,自2004年4月1日起施行。其中第二十四条规定为“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第二十四条的规定,秉承了婚姻法的原则和精神,是严格限定在现行法律规定范围内对法律适用问题作出的解释,没有超越现行法律规定。这也是最高人民法院历来遵循的制定司法解释的工作原则。
 
  随着社会经济发展变化,家庭财产模式也随之发生深刻变化。现行的婚姻法是2001年修改的。该法第四章“离婚”中第四十一条就离婚后的债务偿还问题专门规定:“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应当共同偿还。共同财产不足清偿的,或财产归各自所有的,由双方协议清偿;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可见,较之1980年婚姻法有了较大变化,最为明显的就是删除了“男女一方单独所负债务,由本人偿还”的规定。
 
  在2003年起草“婚姻法司法解释(二)”时,司法实践中反映较多的情况是,夫妻以不知情为由规避债权人,通过离婚恶意转移财产给另一方,借以逃避债务。考虑到立法的变化以及婚姻法规定,结合当时的经济社会生活和司法实际情况,最高人民法院在对债权人利益和夫妻另一方利益反复衡量和价值判断后,按照法律规定的内在逻辑性、举轻以明重的解释方法,确定了第二十四条的表述。随后的实践表明,“婚姻法司法解释(二)”出台后,“假离婚、真逃债”,破坏交易安全的社会现象受到遏制,市场秩序得到有效保护。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一般家庭拥有的财产数量和类型不断增加,社会公众的婚姻家庭观念和家庭投资渠道也日趋多元化。许多家庭的财富可能因此而快速增长,同时因投资而产生债务的风险也在不断放大。既然婚姻法规定了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生产、经营的收益归夫妻共同所有,那么根据权利、义务、责任相统一原则,因投资经营产生的债务由夫妻共同承担自是应有之义。因此,对夫妻一方因投资经营所负债务,适用第二十四条规定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与婚姻法相关规定精神是一致的。
 
  记者:最高人民法院为什么要出台“司法解释(二)补充规定”和“通知”?
 
  答:近年来,公众持续关注第二十四条的适用问题,对此条文存在不同解读。有观点主张修改、暂停适用甚至废止该条规定,理由主要是该条规定与婚姻法精神相悖,过分保护债权人利益,损害了未举债配偶一方利益。
 
  最高人民法院也陆续接到一些反映,认为该条规定剥夺了不知情配偶一方合法权益,让高利贷、赌博、非法集资、非法经营、吸毒等违法犯罪行为形成的所谓债务以夫妻共同债务名义,判由不知情配偶承担,甚至夫妻一方利用该条规定勾结第三方,坑害夫妻另一方等,有损社会道德,与婚姻法精神相悖,造成不良社会影响。
 
  现实中个体婚姻家庭情况千差万别,主张修改、暂停适用或者废止第二十四条观点所列举的情况,如有的离婚案件当事人置夫妻忠实义务、诚信原则于不顾,虚构债务或为赌博、吸毒、非法集资、高利贷、包养情妇等目的恶意举债确实存在。但是,这些确为虚构的债务和在实施违法犯罪行为时产生的非法债务,历来不受任何法律保护,不属于第二十四条适用范围,不能依据此条款判令夫妻另一方共同承担责任。至于现实中适用第二十四条判令夫妻另一方共同承担虚假债务、非法债务的极端个例,也是因为极少数法官审理案件时未查明债务性质所致,与第二十四条本身的规范目的无关。
 
  因此,司法审判中未严格依法处理案件,出现的判令夫妻一方承担虚假债务或非法债务,需要人民法院进一步改进司法作风,提高司法能力和水平。
 
  当然,审判中还有个别受案法院在夫妻另一方未能提出反证的情形下,就简单将上述虚假债务、非法债务直接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甚至在执行阶段不当引用第二十四条认定夫妻共同债务,并将夫妻另一方直接追加为被执行人。这显然与第二十四条作为司法审判标准、不适用于执行阶段的基本属性不一致。这不但可能侵害夫妻另一方的合法权益,而且还可能造成部分社会公众误解。
 
  鉴于目前社会对夫妻债务问题的广泛关注,最高人民法院经过认真研究,决定出台“司法解释(二)补充规定”,补充增加了两款规定,分别作出了对虚假债务、非法债务不受法律保护的规定。这既进一步表明了最高人民法院对虚假债务、非法债务否定性评价的鲜明立场,也是针对当前婚姻家庭领域新情况、新问题的最新回应。为了指导各级法院正确适用补充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同时下发了“通知”。
 
  记者:夫妻一方与第三人串通,通过生效判决或调解书对虚假夫妻共同债务加以确认的情形时有发生。这次是否提出了有针对性的要求?
 
  答:“第二十四条让虚假夫妻共同债务由夫妻另一方负担,损害夫妻另一方合法权益”是不赞成此条款的诸多理由中的一条。但该理由忽视了第二十四条适用的前提是“真实债务”。如果债务不真实,就不存在适用这条的可能。
 
  之所以个案中存在适用第二十四条后,虚假债务被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的情形,主要是因为个别法官对债务是否虚假未依法从严审查,其中重要原因就是当事人、证人不到庭参加诉讼。由于虚假诉讼中所涉债权根本就不存在,故当事人、证人因害怕其虚构债务行为败露,往往不敢亲自参加诉讼。
 
  为此“通知”中依据民诉法司法解释规定,明确提出当事人本人、证人应当到庭并出具保证书,通过对其进行庭审调查、询问,进一步核实债务是否真实。未举债夫妻一方如果不能提供证据证明债务为虚假债务,但能够提供相关证据线索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当事人的申请进行调查取证。与此同时,通知还明确要求,人民法院未经审判不得要求未举债夫妻一方承担民事责任。
 
  记者:某些个案中还存在一些法院只是简单核对双方当事人诉辩主张和相应证据,就根据表面证据或单个证据作出将虚假债务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的判决情形。有没有较好的解决途径?
 
  答:由于结案压力、工作责任心等主客观因素影响,个别法官确实存在简单、机械处理夫妻共同债务案件现象。必须指出的是,简单机械处理夫妻共同债务,是司法审判应当亟须改进的方面。为此,最高人民法院在“通知”中明确提出要求,在认定夫妻一方所负债务是否为夫妻共同债务时,应注意根据民间借贷司法解释规定的诸多因素进行综合判断。
 
  具体来说,要结合借贷双方之间是否存在亲朋好友、同事等利害关系,经合法传唤是否到庭参加诉讼、借贷金额大小与出借人经济能力是否匹配、债权凭证是否原件及其内容是否一致、款项交付方式、地点和时间是否符合日常生活经验、当地或者当事人之间的交易习惯、借贷发生前后当事人财产变动情况以及当事人陈述、证人证言等事实和因素,判断债务是否发生。“通知”强调,要坚决避免仅凭借条、借据等债权凭证就认定存在债务的简单做法。
 
  记者:从以往虚构夫妻共同债务案件情况看,夫妻中举债一方经常会主动承认债务真实存在,而夫妻另一方虽否认却无从证明。对此有无对策?
 
  答:这种情形确实存在。由于夫妻共同生活和生产经营的需要,夫妻一方对外举债实属正常。基于各种原因,举债夫妻一方未告知夫妻另一方某项特定举债也在所难免。而要求夫妻另一方事后证明特定债务没有发生,相当于证明没有发生的事实。这对夫妻另一方而言,未免要求苛刻。
 
  为了缓解夫妻另一方的举证困难,“通知”提出,在举债一方的自认出现前后矛盾或无法提供其他证据加以印证时,人民法院应主动依职权对自认的真实性做进一步审查。例如,夫妻一方对另一方对外举债真实性持异议的,可以申请法院对相关银行账户进行调查取证。

建言献策

破解夫妻债务困境的当今之策与未来之法
 
  破解夫妻债务当今之策是“判例抵制”,即在处理夫妻债务时抛弃24条推定规则。在判决具体案件时,完全可以抛弃或绕开24条推定规则,直接适用婚姻法41条及相关法律和法理进行判决。在这方面法官要有担当精神,大胆抛弃24条推定规则,不必担心或害怕。因为有《婚姻法》撑腰,有法学理论撑腰,有正义撑腰!应当理直气壮地甩开24条判决出一个个公正漂亮的案件!
 
  但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还是要废除24条,在未来的立法(司法解释)中重构科学的夫妻债务规则。
 
  一、“判例抵制”需要解决的问题。“判例抵制”乃当务之急,可以迅速改变司法现状。但目前不能抵制或绕开24条,直接适用24条的判例还很多。其原因虽然可能有法官存在不同价值取向问题,但最主要原因是对24条“三大错误”不能识别,对夫妻债务的特点不甚了解。要改变这一现状,一是要不断揭露24条错误,让更多法官了解;二是要建立家事审判专业队伍。
 
  二、废除24条与重构规则应有之思维。“判例抵制”乃是治标之举。只要有24条存在,就可能会存在不同的价值取向或利益冲突,法官在适用法律时难免存在“选边站”。因而,要从根本上避免或减少虚假债务与违法债务合法化,还是要废除24条,重构规则,以统一司法标准。【详细
 
解决“24条”的问题,我认为首先应该这么做
 
  我国婚姻法对夫妻财产制采取的是法定财产制与约定财产制相结合的制度,并且“约定大于法定”。
 
  德国、法国、日本等国的婚姻家庭法,早已规定了夫妻财产约定制度,我国在2001年修改婚姻法时借鉴了该制度。但是,这些规定了约定财产制的国家,同时还规定了约定公示制度。比如,法国民法典规定:夫妻在结婚前在公证员面前订立财产契约,公证人出具公证书并记录在结婚证书中,如要改变约定需请求法院判决变更(法定民法典1395条-1397条);德国民法典规定:订立婚姻契约由公证人记录并在婚姻财产制登记簿上登记,如要改动约定,还需初级法院审理并公告,任何人均可被准许查阅该登记簿(德国民法典1558条-1563条);日本民法典也规定:如果夫妻通过财产契约约定夫妻财产关系时,须在结婚申请报前进行登记(日本民法典第755条、756条)。
 
  我国在规定财产约定制时,却没有规定公示方式,而夫妻约定对外产生对抗效力的形式要件就是公示。原本,“约定”与“公示”,是两个配套使用的制度,在没有公示制度的情况下,约定制度早产了。“24条”之“恶”,实际上在于制度缺失所致。
 
  因此,我认为,解决“24条”问题,首先是设制约定的公示制度。【详细
 
我国夫妻共同债务认定制度的反思与重构
 
  (一)完善《婚姻法》立法,提供充足法律依据
 
  1.明确家事代理权
 
  我国《婚姻法》没有直接规定日常家事代理权,而是通过司法解释的形式间接承认日常家事代理权,借鉴域外国家的立法经验,应在《婚姻法》中明确规定日常家事代理权,可以将家事代理权视为婚姻的当然效力规定在夫妻权利义务一节,将适用主体限定于具有合法婚姻关系的夫妻;同时,明确非举债一方对配偶一方行使家事代理权的行为承担连带责任。参照大陆法系各国及我国《婚姻法司法解释(一)》的有关规定,建议在《婚姻法》修改时加入一条:“夫妻双方有在日常生活需要范围内相互代理为民事行为的权利。夫妻双方对由此而产生的法律后果承担连带责任。”
 
  2.确立夫妻共同债务的概念及范围
 
  现行《婚姻法》中并没有非常明确的给夫妻共同债务下定义,夫妻共同债务的概念仅仅出现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财产分割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十七条中,可以借鉴《婚姻法》第十七、十八条对夫妻共同财产进行规定时所采概括、列举及排除式的做法,明确夫妻共同债务的概念和范围。
 
  3.具体规定夫妻一方对共同债务代偿后的追偿权
 
  我国的夫妻一方的追偿权规定在《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五条中“一方就共同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后,基于离婚协议或者人民法院的法律文书向另一方主张追偿的,人民法院应当支持。”,《婚姻法》并无涉及,可以借鉴域外国家的立法经验在《婚姻法》中明确追偿权的范围以及行使追偿权的条件、时限。
 
  4.建立夫妻约定财产的公示登记制度
 
  现实中让夫妻一方举证第三人知道夫妻之间内部的财产约定往往很难,可以借鉴我国台湾地区的做法,在《婚姻法》明确规定夫妻约定财产公示制度。“夫妻可以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共同所有或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所有。约定应当采用书面形式且应当在婚姻关系登记机构进行登记,未经登记不得以此对抗善意第三人”。约定财产公示登记可以产生对抗效力,一方面保证债权人的交易安全,另一方面也有利于非举债一方的举证,保护了非举债一方的合法权益。
 
  (二)发挥司法能动性,依法认定夫妻共同债务
 
  1.树立债权人利益与非举债一方利益兼顾的司法理念
 
  保护债权人利益、维护交易安全与保护夫妻合法权益,都是法正义价值的当然要求。如果仅仅对上述两种利益进行取舍,机械适用《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或将《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弃之不用,都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也就是要么损害债权人利益,要么损害非举债一方利益。在司法实践中,法院法官们要牢固树立债权人利益与非举债一方利益兼顾的司法理念,在适用《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时要结合《婚姻法》第四十一条等其他条款。
 
  2.正确、合理分配举证责任
 
  《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确定的举证责任分配体系中,债权人只需证明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一方举债的事实存在,即按照夫妻共同债务处理。而非举债一方要证明举债非共同债务,则需举证证明存在《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规定的两种除外情形。 “合同主要在特定的合同当事人之间发生”,债具有相对性,在合同当事人范围之外的民事主体承担责任时应有明确充分的理由和依据,对此,债权人应提供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的初步证据,包括但不限于证明债务的真实性,对其主张(要求非举债一方承担共同债务人的责任)举证完成后,非举债一方才应承担反驳举证责任。不宜以“债务”发生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所以就首先确定非举债一方承担举证责任。
 
  3.防范虚假诉讼,审查债务真实性
 
  在现实生活中,有部分不诚信的夫妻一方利用夫妻共同债务推定制,与第三人恶意串通、通过虚假诉讼虚构婚内夫妻共同债务,损害夫妻另一方的利益,作为社会公平最后一道防护线的法院在案件处理时应认真审查债务发生的真实性,以民间借贷为例,应该严格对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九条规定,严格审查借贷发生的原因、时间、地点、款项来源、交付方式、款项流向以及借贷双方的关系、经济状况等事实,综合判断是否属于虚假民事诉讼。【详细

结束语

最高人民法院这次的司法解释,完全是从实际出发,顺时而变,很好地保护了婚姻双方中弱势一方的权利,也能有效地打击债务构陷、恶意欠债等行为。但我们仍需继续完善立法和司法解释,才能更好的解决在夫妻债务、夫妻财产制中存在的各种问题。

责任编辑
刘春梅

法律是一门艺术

关注我们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corp.chinalawinfo.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